文章

鲁迅:两地书(节选)

广平兄:

仿佛记得收到来有好几天了,但是今天才能写回信。“一步步的现在过去”,自然可以比较的不为环境所苦,但“现在的我”中,既然“含有原来的我”,而这“我”又有不满于时代环境之心,则苦痛也依然相续。不过能够随遇而安——即有船坐船云云——则比起幻想太多的人们来,可以稍为安稳,能够敷衍下去而已。总之,人若一经走出麻木境界,即增加苦痛,而且无法可想,所谓“希望将来”,就是自慰——或者简直是自欺——之法,即所谓“随顺现在”者也一样。必须麻木到不想“将来”也不知“现在”,这才和中国的时代环境相合,但一有知识,就不能再回到这地步去了。也只好如我前信所说,“有不平而不悲观”,也即来信之所谓“养精蓄锐以待及锋而试”罢。

来信所说“时代环境的落伍者”的定义,是不对的。时代环境全都迁流,并且进步,而个人始终如故,毫无进步,这才谓之“落伍者”。倘是对于时代环境怀着不满,望它更好,待较好时,又望它更更好,即不当有“落伍者”之称。因为世界上改革者的动机,大低〔抵〕就是这对于时代环境的不满的缘故。

这回教次的下台,我以为似乎是他自己的失策,否则,不至于此的。至于妨碍《民国日报》,乃是北京官场的老手段,实在可笑。停止一种报章,(他们的)天下便即太平么?这种漆黑的染缸不打破,中国即无希望,但正在准备毁坏者,目下也仿佛有人,只可惜数目太少。然而既然已有,即可望多起来,一多,就好玩了,——但是这自然还在将来;现在呢,就是准备。

我如果有所知道,当然不至于客气的,但这种满纸“将来”和“准备”的“教训”,其实不过是空言,恐怕于“小鬼”无甚好处。至于时间,那倒不要紧的,因为我即不写信,也并不做着什么了不得的事。

鲁迅

猜你喜欢

1、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2、觉得已经晚了,恰恰是最早的时候; 3、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 我们新版上线啦(掌声),这次改版很大,放弃之前传统的导航模式,首先采用“网址导航+读书(阅读)+博客”全新的模式,依旧是国内第一个以读书(…

《财富》杂志曾调动一切资源,选出了有史以来最应该阅读的75本商业必读书。这些书将激发你的思考,甚至是行动。实际上,有了这份书单,你等于就有了睿智的顾问供你驱使,它耐心地待在那里,等着你的召唤。 商业兴衰 No.1 《1929年大崩盘》 约翰…

一个人真正的魅力,不是你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对方认识你多年后,仍喜欢和你在一起。 也不是你瞬间吸引了对方的目光;而是对方熟悉你以后,依然欣赏你。 更不是初次见面后,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是历尽沧桑后,由衷倾诉说: 认识你真好! …

在这个星空之夜,巴金走了。 如果设想一下近百年来最受欢迎和影响最大的一部长篇小说,我想应该是巴金的《家》。早在小时候,我的母亲与姨母就在议论鸣凤和觉慧,梅表姐和琴,觉新觉民高老太爷和老不死的冯乐山,且议且叹,如数家珍。 而等到我自己迷于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