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人间值得》前言

大家好,我是中村恒子,今年90岁,从事心理(精神科)医生工作将近70年了。因为是医生,所以和大家一样每天朝九晚五地工作。与其说我仍在工作,倒不如说是被要求工作。

说实话,我真心感谢信任我的患者朋友,这样我能在工作中有机会与各种各样的人交流。

每个人都会有烦恼,在人世间,我们各有各的烦恼。其中,既有职场中人际关系的困扰,也有来自家庭的矛盾。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人人都有被烦恼困住的时候。

“刚刚毕业,觉得公司不适合自己发展。”

“现在的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

“需要领导下属,压力倍增。”

“常常遭受职场欺凌。”

“家务、带孩子都做得不好,感到烦躁、焦虑。”

“和儿媳妇的关系剑拔弩张。”

“为了照顾父母,不得不辞掉工作。”

“新工作与自己预想的差距很大。”

……

上述这些烦恼,都是我经常听到的。如果你也有上述情况,说明烦恼已经深深地困扰你了。

有些问题我们自己能解决最好,而有些问题我们需要适当忍受。当然,还有许多问题在内心深处沉埋已久。面对烦恼,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我觉得解决的关键在于,在现实和自己的心情之间找到平衡点。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把人生过得值得,过得欢喜。

比如,之前很顺利的事情,为什么突然无法顺利进行?原因可能多种多样,或是仅仅因对方一句话我们就感觉受到了伤害……

确实是这样的,也许明明是一件很小的事,如果在意的话,就会慢慢发现他人或工作中让你讨厌的地方,内心的不安也会增加。于是对他人无法倾诉的烦恼越积越多,等到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来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这些烦恼和时代也有关系。社会上对“这样做”“那样做”的要求和规则太多,心累几乎是现代人的通病。

当这类烦恼来临的时候,怎样做才能释放日常生活中的内心压力,让人生顺利地进行下去呢?

拿我自己来说,我一生绝大部分时光都奉献给了工作,可若是有人问我是否喜欢工作,坦率而言,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当然,并不是讨厌或反感,但绝对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如果要问我工作中有没有大的目标要实现,那也完全没有。

对于“如何让事情顺利进行”,我实在没有方法。至于把任何事情都考虑得面面俱到,准备得妥妥帖帖,更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所能做的,充其量就是“如果患者需要我,我能提供帮助就可以了”,或者“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尝试去做”。

如今想来,自己是否做得足够好呢?或许,我也只能在不断做的过程中寻找平衡吧。

别人可能会给你各种各样的建议,其实到最后还是要靠自己。归根结底,不过是要弄清楚自己想如何生活,想做什么。

如果大家认为我长期坚持工作算一项长处,觉得我说的话有几分道理,那不妨读读这本书。我真心希望大家日常生活中的烦恼慢慢变小,直至顺心如意。

 

作者:中村恒子

猜你喜欢

说起冬天,忽然想到豆腐。是一“小洋锅”(铝锅)白煮豆腐,热腾腾的。水滚着,像好些鱼眼睛,一小块一小块豆腐养在里面,嫩而滑,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锅在“洋炉子”(煤油不打气炉)上,和炉子都熏得乌黑乌黑,越显出豆腐的白。这是晚上,屋子老了,虽点着…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

家乡的端午,很多风俗和外地一样。系百索子。五色的丝线拧成小绳,系在手腕上。丝线是掉色的,洗脸时沾了水,手腕上就印得红一道绿一道的。做香角子。丝线缠成小粽子,里头装了香面,一个一个串起来,挂在帐钩上。贴五毒。红纸剪成五毒,贴在门槛上。贴符。这…

我是个主张趣味主义的人,倘若用化学划分“梁启超”这件东西,把里头所含一种元素名叫“趣味”的抽出来,只怕所剩下仅有个零了。我以为凡人必常常生活于趣味之中,生活才有价值。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么,生命便成沙漠,要来何用?中国人见面最喜欢用的一…

这个年头儿,喝酒倒是很有意思的。我虽是京兆人,却生长在东南的海边,是出产酒的有名地方。我的舅父和姑父家里时常做几缸自用的酒,但我终于不知道酒是怎么做法,只觉得所用的大约是糯米,因为儿歌里说:“老酒糯米做,吃得变nionio”——末一字是本地…

人生在世,究竟为的甚么?究竟应该怎样?这两句话实在难得回答的很,我们若是不能回答这两句话,糊糊涂涂过了一生,岂不是太无意识吗?自古以来,说明这个道理的人也算不少,大概约有数种:第一是宗教家,像那佛教家说:世界本来是个幻象,人生本来无生;“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