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佚名:人就这么一生,要学会把握自己

文章目录

人就这么一生,要学会把握自己

人这一辈子,有多少无可奈何,

邂逅多少恩恩怨怨。

可是想到人不就这么一辈子吗,

有什么看不开的?

 

人世间的烦恼忧愁,

恩恩怨怨几十年后,

不都烟消云散了,

还有什么不能化解,不能消气的呢?

 

人就这么一生,我们不能白来这一遭。

所以让我们从快乐开始!做你想做的,

爱你想爱的。

做错了,不必后悔,不要埋怨,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

跌倒了,爬起来重新来过。

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

相信下次会走得更稳。

 

人就这么一生,

人就到这世上匆匆忙忙地来一次,

我们每个人的确应该有个奋斗的目标。

如果该奋斗的我们去奋斗了,

该拼搏的我们去拼搏了,

但还不能如愿以偿。

 

我们是否可以换个角度想一想:

人生在世,

有多少梦想是我们一时无法实现的,

有多少目标是我们难以达到的。

 

我们在仰视这些我们无法实现的梦想,

眺望这些我们无法达到的目标之时,

是否应该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我们的失利。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对于一件事,只要我们尽力去做了,

我们就应该觉得很充实,

很满足,而无论其结果如何。

人就这么一生,要活得轻松洒脱。

要想活得轻松,活得洒脱,

你就该: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

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唯有这样,

你才会活出一个富有个性的全新的自我!

 

人就这么一生,

不要去过份地苛求,不要有太多的奢望。

若我们苦苦追求却还是一无所获。

我们不妨这样想:

既然上帝不偏爱于我,不让我鹤立鸡群,

不让我出类拔萃,

我又何必硬要去强求呢?

别人声名显赫,而自己却平平庸庸。

我们不妨这样安慰自己:

该是你的,躲也躲不过;

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我又何必要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地

去占有那些原本不属于我的东西呢?

金钱、权力、名誉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还是应该善待自己,

就算拥有了全世界,

随着死去也会烟消云散。

若我们要是这样想,

我们就不会再为自己平添那些无谓的烦恼了。

 

人就这么一生,开心很重要。

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

干吗硬要逼着自己不开心呢?

是啊,人就这么一辈子,

做错事不可以重来的一辈子,

碎了的心难再愈合的一辈子,

过了今天就不会再有另一个今天的一辈子,

一分一秒都不会再回头的一辈子,

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珍惜眼前,

为什么还要拼命地自怨自哀,

痛苦追悔呢?

 

人就这么一生,要学会把握自己。

我们可以淡然面对,也可以积极的把握,

当你看不开、当你春风得意、

当你愤愤不平、当你深陷痛苦中的时候,

请想想它,不管怎么样,

你总是幸运的拥有了这一辈子。

 

人就这么一生,没有来世。

所以让我们从微笑开始!

人活一辈子,开心最重要。

 

拥有健康的体魄,

在快乐的心境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完全地实现自身价值,

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摘抄来源

  1. 人就这么一生,要学会把握自己

猜你喜欢

一个人真正的魅力,不是你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对方认识你多年后,仍喜欢和你在一起。 也不是你瞬间吸引了对方的目光;而是对方熟悉你以后,依然欣赏你。 更不是初次见面后,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是历尽沧桑后,由衷倾诉说: 认识你真好! …

选择修行的空间 人类的空间感是非常奇怪的东西。过去的人从西门町走路到北门,再从北门走到南门,就是台北市的范围了。可是今日你问任何一个小学生,他都会觉得很近,他坐上公交车、地铁就可以到更远的地方。 人类在整个工业革命之后,空间不断在扩大。 我…

神明的大自然,对每个人都平等。不论贫富尊卑、上智下愚,都有灵魂,都有个性,都有人性。但是每个人的出身、遭遇和天赋的资质才能,却远不平等。有富贵的、有贫贱的,有天才、有低能,有美人、有丑八怪。凭什么呢?人各有“命”。“命”是全不讲理的。孔子曾…

什么是幸福? 1)幸福是人的一切行为的终极目的 亚里士多德语。原话:幸福是人的一切行为的终极目的,我们永远只是因为它本身而选择它,正是为了它,所有的人才做其他事情。表达三个意思:一、幸福是人人都想要的,没有人不想要幸福;二、幸福本身是好东西…

天下最快乐的事大概莫过于做皇帝。“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至不济可以生杀予夺,为所欲为。至于后宫粉黛三千,御膳八珍罗列,更是不在话下。 清乾隆皇帝,“称八旬之觞,镌十全之宝”,三下江南,附庸风雅。那副志得意满的神情,真是不能不令人兴起“大丈夫…

不要讲文学是崇高伟大的。文学可爱。大家课后不要放弃文学。文学是人学。至少,每天要看书,开始读书,要浅,浅到刚开始就可以居高临下。 一上来听勃拉姆斯第一交响乐,你会淹死。一开始听《圣母颂》、《军队进行曲》,很好。 我小时候听这些,后来到杭州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