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蒙田:热爱生命

我对某些词语赋予特殊的含义,拿“度日”来说吧,天色不佳,令人不快的时候,我将“度日”看成是“消磨光阴”。而风和日丽的时候,我却不愿意去“度”,这时候我是在慢慢赏玩,领略美好的时光。

坏日子,要飞快“度”过去!好日子,要停下来细细品尝。“度日”和“消磨时光”的常用语令人想起那些“哲人”的习气。他们以为生命的利用不外乎在于将它打发,消磨,并且尽量回避它,无视它的存在,仿佛这是一件苦事,一件贱物似的。至于我,却认为生命不是这样子的,我觉得它值得赞颂,富有乐趣,即便我自己到了垂暮之年也是如此。我们的生命来自自然的恩赐,它是优越无比的,如果我们觉得不堪重负或者是白白虚度此生,那也只能怪罪我们自己。

糊涂人的一生枯燥无味,躁动不安,却将全部希望寄托于来世。

不过,我却随时准备告别人生,毫不惋惜,这倒不是因为生活之艰辛或者苦恼所致,而是由于生之本质在于死,因此只有乐于生的人才能真正不感到死之苦恼。享受生活要讲究方法,我比别人多享受到一倍的生活,是因为生活乐趣的大小是隨着我们对生活的关心程度而定的,尤其在此刻,我眼看生命的时光不多,我就愈想增加生命的分量。我想靠迅速抓紧时间的去留住稍纵即逝的日子,我想恁时间的有效利用去弥补匆匆流逝的光阴。剩下的生命愈是短暂,我愈要使之过得丰盈饱满。

猜你喜欢

一个人真正的魅力,不是你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对方认识你多年后,仍喜欢和你在一起。 也不是你瞬间吸引了对方的目光;而是对方熟悉你以后,依然欣赏你。 更不是初次见面后,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是历尽沧桑后,由衷倾诉说: 认识你真好! …

在这个星空之夜,巴金走了。 如果设想一下近百年来最受欢迎和影响最大的一部长篇小说,我想应该是巴金的《家》。早在小时候,我的母亲与姨母就在议论鸣凤和觉慧,梅表姐和琴,觉新觉民高老太爷和老不死的冯乐山,且议且叹,如数家珍。 而等到我自己迷于阅读…

记得当年做医学生实习时,轮到去产科学接生。见那刚生下来的宝宝,一出母体,便放声大哭。倘在别处,听到有人痛嚎,众人必是关切不安,以示慰问。在产科接生室内,哭声便是捷报。若是不闻哭声,助产士便要心焦了。民间流传说,老式的接生婆如果听不到新生儿哭…

选择修行的空间 人类的空间感是非常奇怪的东西。过去的人从西门町走路到北门,再从北门走到南门,就是台北市的范围了。可是今日你问任何一个小学生,他都会觉得很近,他坐上公交车、地铁就可以到更远的地方。 人类在整个工业革命之后,空间不断在扩大。 我…

神明的大自然,对每个人都平等。不论贫富尊卑、上智下愚,都有灵魂,都有个性,都有人性。但是每个人的出身、遭遇和天赋的资质才能,却远不平等。有富贵的、有贫贱的,有天才、有低能,有美人、有丑八怪。凭什么呢?人各有“命”。“命”是全不讲理的。孔子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