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余光中:乡愁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