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

Category: 诗歌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那样的娇嫩可爱而鲜艳, 急急忙忙走向前, 看得非常欢喜。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少年说:“我要来采你, 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说:“我要刺你, 让你用不会忘记。 我不愿被你采…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鸠, 又象是刚刚把鸦片吞服, 于是向着列斯忘川下沉: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 因为在林间嘹亮的天地里, 你呵,轻翅的仙灵, 你躲进山毛榉的葱绿和荫影, 放开歌喉,歌唱…

不,女王最好也不要认出 你的面孔,这更甜美 这方式,我的爱,远比偶像更甜美, 你的头发的重量在我手中,你还记得吗? 芒果树的花朵落在 你的发间?这些手指不像 洁白的花瓣:看看它们,它们像根, 它们像石头击中正滑动的 蝎子。别害怕,我们正在等…

让我们从一数到十二, 然后大家静一静。 让我们试一试,在地球上 住口不讲任何语言, 安静一秒钟, 让我们停止动手。 想必是神妙的一刻, 不慌不忙,没有机车, 在瞬息的不安中, 让我们互相靠紧。 在寒冷的海上, 让渔夫停止捕杀鲸鱼, 让采盐的…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找到的另一个…

旅人,你一定要走吗? 夜是静谧的,黑暗昏睡在树林上。 露台上灯火辉煌,繁花朵朵鲜丽,年轻的眼睛也还是清醒的。 旅人,你一定要走吗? 我们不曾以恳求的手臂束缚你的双足, 你的门是开着的,你的马上了鞍子站在门口。 如果我们设法挡住你的去路,那也…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