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页

月度归档: 2019年9月

1903年,我只有十二岁,那年12月17日,有美国的莱特弟兄作第一次飞机试验,用很简单的机器试验成功,因此美国定12月17日为飞行节。12月17日正是我的生日,我觉得我同飞行有前世因缘。 我在前十多年,曾在广西飞行过十二天,那时我作了一首《…

十岁的时候,我们的妈妈五十岁。我们是怎么谈她们的? 我和家萱在一个浴足馆按摩,并排懒坐,有一句每一句地闲聊。一面落地大窗,外面看不进来,我们却可以把过路的人看个清楚。 这是上海,这是衡山路。每一个亚洲城市都曾经有过这么一条路——餐厅特别时髦…

父亲是在他生命的第49个年头上去世的,那一年,我正好考上大学。 父亲得的是肺气肿,一说是肺穿孔,到底是什么病,至死也没有搞清楚,只说是和肺有关。父亲跑了一趟官厅的医院,没几天就回来了。父亲说,那个地方,贵巴巴的,咱们住不起。 父亲回来后,批…

正义是在我们心理!从明哲的教训和见闻的意义中,我们不是得着大批的正义么?但白白的搁在心里,谁也不去取用,却至少是可惜的事。两石白米搁在屋里,总要吃它干净,两箱衣服堆在屋里,总要轮流穿换,一大堆正义却扔在一旁,满不理会,我们真大方,真舍得!看…

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么“雅致”的的士。三十来岁的司机衣着整齐,精神爽利,与证件上的照片一样,不像大部分的的士司机,相片比真人至少年轻十多岁。车上的椅套光洁如新,车尾玻璃窗下面,放着一件叠好的风衣,数盒柠檬茶、菊花茶,几瓶矿泉水,还有香口珠,我差…

曾经这样爱过一个人:爱的人知道,被爱的人不知道,这是暗恋吗? 爱着的时候,就整天鬼迷心窍地琢磨着你。 你偶然有句话,就想着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在说给谁听?有什么用? 你偶然的一个眼神掠过,就会颤抖,欢喜,忧伤,沮丧。 怕你不看自己,也怕你看…

在日本坐火车旅行,其中一个乐趣是可以吃到美味的铁路便当。别小看这些并非现做因而盛放在保温器皿里的食物,它们可都经过精心配制,虽经水汽持续蒸腾,但风味别具。而且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例如“明石便当”,一个小陶瓮里装着炖煮得软熟耐嚼的章鱼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