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标签: 沈从文

我好像为什么事情很悲哀,我想起“生命”。 有什么人能用绿竹作弓矢,射入云空,永不落下?我之想象,犹如长箭,向云空射去,去即不返。长箭所注,在碧蓝而明静之广大虚空。 明智者若善用其明智,即可从此云空中,读示一小文,文中有微叹与沉默,色与香,爱…

有个小小的城镇,有一条寂寞的长街。 那里住下许多人家,却没有一个成年的男子。因为那里出了一个土匪,所有男子便都被人带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永远不再回来了。 他们是五个十个用绳子编成一连,背后一个人用白木梃子敲打他们的腿,赶到别处去作军队上…

在我一个自传里,我曾经提到过水给我种种的印象。 檐溜、小小的河流、汪洋万顷的大海,莫不对于我有过极大的帮助。我学会用小小脑子去思索一切,全亏得是水。我对于宇宙认识得深一点,也亏得是水。 “孤独一点,在你缺少一切的时节,你就会发现,原来还有个…

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 常说到“生命的意义”或“生命的价值”。其实一个人活下去真正的意义和价值,不过占有几十个年头的时间罢了。生前世…

猜你喜欢

在这个星空之夜,巴金走了。 如果设想一下近百年来最受欢迎和影响最大的一部长篇小说,我想应该是巴金的《家》。早在小时候,我的母亲与姨母就在议论鸣凤和觉慧,梅表姐和琴,觉新觉民高老太爷和老不死的冯乐山,且议且叹,如数家珍。 而等到我自己迷于阅读…

记得当年做医学生实习时,轮到去产科学接生。见那刚生下来的宝宝,一出母体,便放声大哭。倘在别处,听到有人痛嚎,众人必是关切不安,以示慰问。在产科接生室内,哭声便是捷报。若是不闻哭声,助产士便要心焦了。民间流传说,老式的接生婆如果听不到新生儿哭…

我们一边丧着,又一边燃着的马不停蹄。走着走着,时常忘了自己。 有一天,突然停下回望,看到一个人,在“正确”的年纪娶了“合适”的女人,干着“稳定”的工作,过着“美满”的生活,咦,怎么是自己?我的笑容怎么那么客套?肢体怎么如此僵硬? 噢,原来我…

您是属于喜欢说话的人呢,还是不太爱说话? 我呢,应该算不爱说话的。虽然视情况看对手,有时会变得口若悬河,不过平常却是闷葫芦一个。 也害怕详尽地说明什么,尽量不做这类事情。哪怕话说得不透彻,招致周围的误解(这种事屡屡发生),也照样坦然自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