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也精彩

标签:舒婷

舒婷:墙

我无法反抗墙 只有反抗的愿望   我是什么?它是什么? 很可能 它是我渐渐老化的皮肤 既感觉不到雨冷风寒 也接受不了米兰的芬芳 或者我只是株车...

舒婷:人心的法则

为一朵花而死去 是值得的 冷漠的车轮 粗暴的靴底 使春天的彩虹 在所有眸子里黯然失色 既不能阻挡 又无处诉说 那么,为抗议而死去 是值得的   ...

舒婷:初春

朋友,是春天了 驱散忧愁,揩去泪水 向着太阳微笑 虽然还没有花的洪流 冲毁冬的镣铐 奔泻着酩酊的芬芳 泛滥在平原、山坳 虽然还没有鸟的歌瀑 飞溅起...

舒婷:北戴河之滨

那一夜 我仿佛只有八岁 我不知道我的任性 要求着什么 你拨开湿漉漉的树丛 引我走向沙滩 在那里 温柔的风 抚摸着毛边的月晕 潮有节奏地 沉没在黑暗里...

舒婷:北戴河之滨

那一夜 我仿佛只有八岁 我不知道我的任性 要求着什么 你拨开湿漉漉的树丛 引我走向沙滩 在那里 温柔的风 抚摸着毛边的月晕   潮有节奏地 沉没...

舒婷: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

舒婷:这也是一切

——答北岛的《一切》 不是一切大树 都被风暴折断;   不是一切种子 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   ...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