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马罗大叔

陈忠实:马罗大叔

星期六回到家中,刚落坐,母亲说:“你马罗儿叔不在了。”“什么时候?”我问。“昨日夜里,还弄不清辰时卯时咽的气。”母亲叹了口气,“今日清早人才发觉。”这也许不奇怪。一个老光棍儿,夜里独自一个人睡在窑里,死一...